沉迷游戏王和凹凸,茄番和安雷洁癖过激,偶尔会有别的东西。
小透明,一切的单人图都不会脱离cp
傻白甜选手在线沙雕,我爱沙雕

cp23呜呜呜呜……

为啥那么远啊qwq


不过话说安哥的潮服是连帽衫啊

连帽衫诶

看到某人童装受到启发?


佛秀安雷2

emmm,小伙伴说我应该写下去于是就hhh
脑了佛秀梗说写就写()我是真的脑洞清奇orz

基三pa·女装大佬雷出没,注意避雷

也许狮狮可以跟阿萨辛对谈()
捏造了大量身世(重点)






你可能会疑惑,雷狮到底是男是女?

从生理上来说,雷狮是真金白银的男子汉。

那么他为什么穿女装呢?

因为他是七秀坊出来的人啊。

啊,这里可能有个小小的故事还没说。

七秀坊,在这大唐的版图里名气还颇高,唐王李显喜爱今忆盈楼前楼主公孙氏的剑舞,曾招其入宫,杜甫诗有云:“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只是秀坊弟子很少去外面行走,是以除了扬州本地,江湖上竟鲜少有人知道七秀坊的弟子其音容相貌。

而雷狮的娘,就是现今秀坊主人叶芷青座下的得力弟子。

当时七秀坊只收孤苦无依、或被人伤害的女子,教授她们武功,让她们不再依附于人,得以自立自强,是以有不收男弟子的规定。可凡事还有例外。

秀坊的七秀之一·昭秀,名为曲云的女子曾经捡回了一个男童,唤名孙飞亮,这就是那唯一的例外,可惜有些事终不能圆满,他和曲云的后续事故秀坊已经不许再提,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雷狮的娘更加不敢告诉掌门真相,只得把儿子当女儿养,这一养,就养到了14岁。

雷狮从小和秀坊姐妹长在一起,以为自己真的是同她们一样的女子,一朝被捅破真相,先不说秀坊规定:他不能再留,也不能再自称秀坊弟子。就连他自己对于性别的认知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于是在这各种各样的情况影响下,他独自一人去闯荡江湖了。

这故事讲得有点粗糙,但就是这样,因坊中只有女子,没有男子衣物,所以雷狮离开七秀坊时也是穿惯了女装走。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偏竟没几个人认出他是个男儿。雷狮从扬州一路行至长安,遇见了个冥顽不灵的和尚,与他吵嘴,甚至动手,嘴里非常嚣张地说着要将对方打杀,实际上他现在恐怕无心打架,只是发泄无门。

外人听见他的话,可能不会觉得一个“小妹妹”可以怎么样,但在这近距离下的安迷修却是看得清楚,怀里的女侠一下子拔出了双剑朝他刺来,手中运出的内力纯阴性,与少林寺阳性内功两个极端,硬碰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吃。

于是他只歪一掌将两人分开,少林弟子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以示离意。不过粉衣人却是不依不饶缠上去,互相刚过了十个回合,就被一声娇喊着“恩人!”的嗓音打断。

方才那躲在雷狮身后的年轻女子忍不住出了声,眉目上有一些担忧,她先是不赞同地看了一眼安迷修,随后便对雷狮道谢:“多谢恩人帮小女子追回家传信物,丢失的银两不要也罢,大恩大德愿能相报。”

安迷修懵了一瞬,原来……?是他错怪好人了,他看着那粉衣女侠一脸柔和地接受了道谢,那脸上的表情一转脸对着自己,就成了不屑。

师父,山下的女人好厉害啊。

方丈一直说安迷修过于执着打抱不平,现在他好像知道为什么方丈要自己下山历练了。

“阿弥陀佛。”说这句时有些讪讪,安迷修扛着对方藐视自己的眼神道歉:“是贫僧误了,女施主莫见怪。”

但他又加了一句:“然则他并不应该受残疾之苦,女施主见好就收罢。”

于是雷狮刚见好转的表情立马变黑往深渊狂奔而去。

果然男人都是不可理喻的!(等等大哥??)

欺负女人的男人都是该死的,没什么好说的了,雷狮又拔出双剑,手上剑花一翻击出一招剑气长江,剑影犹如翩翩起舞的仙子,劈头盖脸的往安迷修脸上砸去。

“住手!”

就在安迷修闪身一躲,身后的栅栏被剑气砍翻的时候,茶馆的老板娘出声了。

“你们来我这茶寮吃茶我欢迎,但要打尽可以去旁边的林子一决胜负,江湖上都知道我这茶馆禁止动武,念你们是江湖新人这次我不与追究,否则……”她扫视了两人一眼。

“否则我身后的隐元武卫会招待你们。”

被这么说了就只好作罢了,雷狮暂时跟安迷修歇了架,各自走进去吃茶。







老板娘:你们,小树林!
hhh茶馆老板娘一定是个神秘组织的大佬。

佛秀安雷

物理上的少女(女装大佬)雷出没·请避雷

(基三pa)

骄阳烈日,长安城郊,人群围住的茅草茶寮中,两人在对峙。

粉衣的双剑女侠一剑指着对面的少林弟子,另一剑反握于身后,毫不客气地呛声道:“你这小和尚,给我让开。”略中性的嗓音让人沉醉着,那身女子衣物以及亭亭玉立的身姿又叫人一时无法分辨他的性别。

而这边的少林弟子·法号道远·俗名安迷修·却无动于衷,他双手合十好言劝阻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这一身好武功,何不上山捉贼寇、渡海退东瀛呢。”

说话的当口,安迷修身后的男人狼狈地逃走了,围观人群窃窃私语,似是对这难得的光景目露期待。

眼见那人逃走,粉衣人·七秀弟子·名叫雷狮·不耐烦地“啧”一声,运起轻功正要越过那和尚追过去,不曾想那和尚突然拔地而起,在半空中阻住了他。雷狮一头撞入安迷修的胸膛,见这和尚纹丝不动,又再出掌,仍然是未动分毫,他居然在半空中运出金钟罩铁打不动!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叫好,入座茶寮看戏的人也多起来,老板娘打发小二去招待,看着半空中两人的眼神变得严肃。

逃跑的男人已经没了影,安迷修再看,面前的女侠正对他咬牙切齿。

“阿弥陀佛。”

“你不会说别的话了!?”

“……不知方才那人怎么惹到女施主,不过他也道过歉,放他回家去吧。”

雷狮本咬着牙,此时一笑满是讥讽:“你这人,根本不配做江湖儿女,回你的少林寺吃斋念佛吧!”

“江湖儿女非要打打杀杀?”

“没错,我现在就要打杀了你!”


然后他们就打了一年。over

这么冷的pa根本没人吃

我有毒

我好想吃佛秀安雷。

(´°̥̥̥̥̥̥̥̥ω°̥̥̥̥̥̥̥̥`)


水母老师真可爱(◍˃̶ᗜ˂̶◍)✩

我觉得我应该捞一把小丑魔方_(:з」∠)_

分镜好画但图好难画_(:з」∠)_

大纲好写但文好难写_(:з」∠)_

我究竟在干啥……


这团怎么跑……骰娘非要看他俩谈恋爱orz绝了

雷总的骰运,可能就像坐电梯,要么顶破天,要么跌破地心。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恋心和友情挺配的
恋心:你不喜欢我我就伤害自己
友情:你伤害自己我就伤害自己
还行(。)

【凹凸世界x后日谈】末日的苏醒计划2(参赛者们在玩后日谈)

是trpg《永远的后日谈》,类似于狼人杀那种有角色扮演的桌游,大家好朋友设定。依然不标cp,但因为游戏性质有剧中剧cp成分,会在每一章标明。

骰运真实,战个斗好难啊……所以我全删了变成这样,不想说了orz

接上章没完的战斗,本章依然有剧中剧安迷修x雷狮的成分(感觉剧中他们两情相悦了(x)

紫堂格瑞卡米尔小队出场,但他们三个的故事好难编()

剧中剧格瑞 →紫堂的苗头还说不准

头要愁秃了

(上回:由于金,雷狮,安迷修小队的骰运太烂于是凯莉让他们去投一百个数冷静冷静……)

金:凯莉……QAQ

凯:你们投完了?(自行冷静了)

金:还……还没……太多了(嗫嚅)

凯:(无视)投完了就坐过来,接着战斗单元。

金:诶?……啊、哦哦!!安大哥!你们快过来!

(重整旗鼓)

凯:接着刚才的战斗过程,目前「刻度5」完结,接下来是「刻度4」

「刻度4」

炼狱僵尸x3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5÷10)(舍余)1

3d10=3、4、8 +连击10 伤害2 攻击雷狮

剩余2

安:对雷狮宣言「庇护」

凯:许可。

1d10=9

凯:由于安迷修的「翼膜」防御+2效果所以伤害抵消。

雷:……(斜眼)

安:总算是……那么就该我了。

凯:花园还有一只僵尸呢,你急啥。

安:!!哦、差点忘了……

花园僵尸1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

1d10=10、连击3

伤害1攻击安迷修

安:宣言「钢铁皮肤」

凯:伤害抵消,到你了。

安迷修:宣言「肉鞭」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1d10=2

剩余1

众:……(麻木)

凯:下一个(面无表情)

嘉:离发疯也不远了吧。

凯:……

金:哎?

凯:请围·观·群·众 不要插嘴!

嘉:都太弱了你们。

凯:(转头对雷)你要是攻击大成功,判你们直接胜利。代价自毁两个部件。

安:……

雷:这可是你说的

众:……。

雷狮:宣言攻击1d10+1=11(神迹啊!!!!!感动死了!)
「提示:因为雷狮的技能“疯狂加速”有依恋发狂时攻击骰值+1」

众:666……

佩:哇,老大也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凯:(看嘉)怎么样!

嘉:哦,不错呀(因为这倒霉游戏终于有进度而满意了)

凯:…………(感觉输了)

金:哎,这么说来我们就赢了吗?

安:似乎是这样的,说实话松了口气,不然进入下一轮我们就要发狂了……

金:可是我是不会发狂的呀。(技能「半坏」:战斗中进入下一轮时不会增加精神压力)

安:?!这么说只有在下……!!幸好……

凯:呵呵呵……别放心得太早。

安:?

凯:你最好把雷总的依恋放在心上吧

安:……???

雷:呵呵,鶸

「此时为刻度三」

接连的失利后,雷狮似乎忍耐够了。他不顾身体极限打开所有的攻击手段覆盖到了整个身前的场地,此时狠厉地宣告:

“下地狱吧。”

柔韧锋利的铁线编织成网把僵尸们一网打尽,这就像开启了某个名为杀戮的开关,雷狮挥动着连接铁线的武器,一瞬间所有攻击都落在庞然大物般的花朵上,藤鞭被割裂,花朵本身被削下一半,散落的花瓣被撕成碎屑撒满半空,那朵植物这会儿可怜兮兮地,打算逃走。

以恶怖来说真的很聪明了。只是被雄狮盯上的猎物,可没那么容易离开。

凯:战斗单元结束,你们三个再投一次点,算剧情追击。

雷:1d10=9

金:1d10=7

安:1d10=9

凯:追击成功,你们的攻击成功令这个巨大植物重伤,它哀嚎着逃跑,那声音像一百个婴儿的嚎哭,身上不断滴落的液体竟如鲜血般艳红,顺着这个痕迹即便不用马上追去也可以找到它的去处了,战斗总算结束了,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整一下再前进吧。

凯:结算之前还有一个事件要处理。

金:什么呀?

凯:请安哥扮演友情发狂。你要自毁到和雷狮同一程度才行

安:!!!

金:哎??

凯:毕竟雷狮的执着发狂效果是让你在战前战后各增加一点狂气,你懂得吧~你现在满4点了

安:…………我总算是明白你们俩之前在打什么哑谜了(丧)

雷:不要怂啊最后的骑士(笑)

安:(看了看依恋表)凯莉小姐……可不可以拜托你……帮我前置描述一下……我、我找下那个感觉……

凯:可以w

异形花拖着残败的身躯落荒而逃,而雷狮只要再给予一击,它就没命可逃了,那极其让人扫兴的哀嚎声逐渐远去,耳朵清净下来竟然还有些许不适应,虽然想乘胜追击,但雷狮看着因为打破极限挥动武器而撕裂的双手腕,想了想还是选择回头确认一下同伴的情况。

然后他就看见了安迷修解决最后一个僵尸的动作,和平时不太一样,至少这穿透头喉咙的攻击方法不像是适合他的行为。他怎么了?一直都关注着对方的雷狮敏感地发现了违和感。

金远远的就招呼他:“喂——!雷狮你那边没事吧?”雷狮走近了就听见他说,“……安大哥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我叫他也不回答,好像突然不会说话了一样。”

金朝着安迷修的背影指了指,就躲到雷狮后面去了,雷狮看着安迷修,杀戮过后这个人现在浑身散发着有些扭曲的气场,尾鞭甩动着从僵尸的脖子处抽出,轻拍几下地面,像在求表扬的猫。

“安迷修?”

对方听见他的声音,愉快地转过头来,看见雷狮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紧接着似乎扫过了雷狮身上的伤,安迷修一下子将自己的左手拔下来:

“你的手没有了啊?我把我的给你吧!”

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紫:哇——

帕:哎呀呀

佩:给手是什么操作?

格/嘉:……(瞥一眼凯莉)(凯莉对金也是友情)

雷:……还行

卡:……(怒)

凯:你这句改的不错啊,艾玛笑果十足!

安:……我只是想到,如果是我的话是会给朋友的啦……

雷:如果我是独占发狂那肯定收下了吧

凯:很可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丧)

(然后由于nc笑疯以下完全由pl发挥)

“这么热情?但手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雷狮,你是我是挚友啊,这点不算什么的,还有我的脚也给你。”

“都说了别给我。”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比你多呢。”

“整个你都是我的,还管什么多少。”

“是吗,虽然很开心,但你还是用我的手吧。”

“安迷修,别逼我把你打骨折。”

佩:老大他们这是什么推销现场?(汪)

众人:……有些没眼看……

凯:哈哈哈哈妈耶,gay里gay气!

雷:笑够了吗,赶紧结尾了。

凯:23333333333

雷狮阻止不了异常固执的安迷修把身上的部位卸下来交给自己,战斗中没有受伤,战后却自残,那他保护个什么劲?他挺生气的,金在一旁不明所以,于是捡起一块僵尸的残破肢体对争个没完的两人说:“不用那么麻烦啊,这些零件也可以让你们修复呀!”

没有错,这是每个人偶天生就刻印在大脑中的常识,只要他们是不死者,体内的「黏菌」就可以非常简单的修复自己,只要有同是不死者的躯体就行。

凯:那开始结算吧。「业障」不算完成,于是没有额外的「宠爱点」,不过战斗胜利,于是每个人得到「宠爱点」x5点。你们免费修复破坏部件的机会是共用的,一共可以修复4个基础部件和2个强化部件,当然可以把修复强化部件的机会换成修复普通部件,也可以把自己的修复机会给别人,宠爱点也可以修复损伤部件,还可以更换依恋,购买新的强化部件,以及兑换技能,你们看着选吧。

金:我不用修复,所以都给雷狮和安大哥吧。可是他们一共毁坏8个部件,修复不完呀。

安:内脏不用修复的话应该不会影响的,把双手和左脚修复了就行。

凯:你们保留「宠爱点」吗?

雷:目前还换不了技能,所以保留。

安:我也赞同留下以后兑换技能或部件,这是长期作战。

凯:那好吧。战斗结束后,劫后重生的喜悦充满了身体,你们看着身边的同伴相视而笑,还好没有失去任何人,安心感让发狂的感情也平静下来,每人选择一点依恋减掉。

雷狮:对安执着4-1=3

安迷修:对雷友情4-1=3

金:对安憧憬3-1=2

(其他依恋情况:

雷 →金:独占3

安 →金:保护3

金 →雷:执着2)

凯:你们原地休整了一会儿,用僵尸们的肢体修复了坏掉的左脚和双手之后,开始跟着异形花逃跑时留下的血迹前行。

雷:我想问一个问题。

凯:你问。

雷:如果完成「业障」杀死了异形花,这个血迹岂不是没有了?

凯:当然啦~

雷:所以会失去线索?

凯:你真聪明~

雷:……呵。

安:如果是那种情况该怎么办?

凯:那是我的工作,你们无须担心。接下来你们三人跟着异形花逃逸的痕迹终于见到一处房子。为什么说是终于呢?因为即使破破烂烂它也始终屹立如初,而方圆百里都已无任何有形建筑,一切都早就成为废墟了。

异形花的踪迹消失于此,遍寻不着,你们面前的这栋房子也旧得爬满了干涸而死的藤蔓,密密麻麻地覆盖了半个房子,看上去像一个毁容一半的脸,显得阴森又可怖。

凯:要调查吗?记得带上部件

安:啊,要的,多谢提醒。

凯:你们还是新手,本小姐会多多提点你们的~这样才愉快嘛w

金:这样啊,谢谢凯莉啦!

凯:叫我NC。

(2d10探索:安迷修(眼球)=4、6,雷狮(手)=5、8,金(眼球)=9、8)

安迷修打量着遍布的藤蔓,它们爬过半个墙,盖住窗户,甚至攀上斑驳的橙色的屋顶。可是你注意到,这些爬山虎并非种在墙角,而是从墙里生长出来,像一张巨大的手掌握住了房子的半边。这个房子墙壁使用的材质,应该是不能生长植物的,你确定你见过这种材质,就在你生前一直待的地方:

“这里……难道就是养育出刚才那怪物的地方?”

“这只是普通的植物。”雷狮有点讽刺地说,“至少跟刚才的比起来,够普通了。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房子还没倒掉。”

“不是因为这些植物吗?”安迷修顺着话问道。

“我觉得不是。”雷狮走到正门伸手去推,这个门也纹丝不动。

“看样子锁住了。”

“没有钥匙孔?”安迷修也把注意力放到门上。

雷狮能感觉到门上的凹凸不平并不只是风化的痕迹,那是这个门上的锁,具体怎么用还不知道。

但金却是知道的。(获得只有金能看到的记忆碎片)

08花冠

妳到花田去玩,头上戴着不知道是谁编给妳的花冠。每到这时候,妳都享受着小公主一般的滋味,在花园的宫廷之中漫步着。那个时候跟妳在一块的是朋友?家人?还是……恋人呢?

金看到这个房子的时候,你想起来这是你曾经与谁一起居住的地方,那时这还是个美丽的房子,你与对方最常玩的地点是后花园,真是幸福的时光啊,对方努力地学会了编花环,却没有可以赠送的人,于是所有的花环都给了你……大门的密码你也是记得的,因为那扇门几乎只有你一个在进出。

金:诶,不是给我的花环啊?

凯:最后不还给你了。

金:╰_╯姆!(不开心)

凯:你到底在不开心什么?

金:格瑞居然不是想送给我的,想象不到。

凯:你怎么确定是格瑞?

金:不然还有谁?

凯:……ok,ok,别超游好吗。

金:⚆_⚆?哎,什么是超游?

凯:(解释好麻烦)……就是别剧透。

紫:其实我也想象不到……_(¦3_ヽ)ュ

凯:格瑞以前送过你东西吗?

金:好像……没有。

凯:那你还这么嚣张!(敲头)

金:(捂头)哎哟,因为我才是格瑞最好的朋友嘛!送礼物肯定要送给我的呀!

凯:(摇头)

格:……

雷:想要就抢过来,光撒娇有什么用。

安:你干嘛教坏小孩子!

雷:你管的真宽。

金:诶……好像能理解了。

紫:理解什么?

金:_(√ ζ ε:)_ 格瑞不送礼物能减少被抢的几率

凯:……………我竟然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目死)

金轻松地拨动了门上复杂的齿轮,咔嗒一声,那门开了。虽然开了却非常地沉重,雷狮顺手试了试,发现这门上有一种自动闭合的拉力,起码需要用六成以上力量才能打开。房子的构成似乎是全用某种特别坚固的材料建造,不折光,连气体都很难从缝隙透过,这样的材料也许在建造笼子的时候才会使用吧。

“你以前住在这么个铁盒子里吗?”雷狮对这个房子嫌弃起来。

“诶?我……我也不知道呀,但是我确实是住在这里的。”金迟疑地往里走。

“等一下,我觉得还是谨慎一点吧。”安迷修拦住金,等两人都看着他时解释道,“我觉得这个房子的结构有点像军部的……”

“军部的?”金重复了一遍。

“有什么话直说,现在还有隐瞒的必要吗?”雷狮强硬道。

安迷修再次打量了一遍大门,像是确认了一样才说:“这个很厚重的门,门上的机关锁,还有这显得室内阴暗的建筑材料,我曾经见过的,就只有军部的地牢了。”

他又问金:“金,你以前住的这家人跟军部有关系吗?”

“我……不记得耶,因为总是我跟他两个人,其他家庭成员好像没有出现过。”

雷狮拍拍安迷修的背,催促道:“好了,有什么事进去再说。”

凯:于是你们进入房子内部,现在要做什么呢?

金:投点?

凯:不不不,我是说你们接下来的行动。

安:那就……调查一下室内的摆设吧。

凯:这个等一会我就会告诉你们不用调查。

雷:(怀疑的眼神)

凯:……那好吧,“嘭”门关上了。

三人:??

凯:恭喜你们,出不去了,节哀。

三人:!!?

凯:我已经提醒过你们了(摊手)描写的时候也说了有关门的拉力,你们自己不注意我也没办法了。

雷:你怎么不提醒的明显一点?

凯:那你们也太没紧张感了。

金:我知道开门方法吧?

凯:真可惜,这门从里面只能用钥匙,而钥匙,自然是不在门上的。

雷:那直接破坏

凯:从它经历末日还屹立不倒就可以看出是你不可能破坏的,毕竟是超坚固材质

安:(碎碎念)真的是失策了……

凯:好啦,你们三个就在那房子里休息吧~接下来切换格瑞、紫堂和卡米尔的队伍!此处应有掌声!

2.在室内苏醒

此处是一个苍白的房间,墙壁、天花板、地面乃至桌椅都是白色,墙上没有窗户,只能靠着白炽灯冰凉的光照明。因为封死隔绝了外界,这里的空气相当潮湿,室内一角的那个洗手台也许是源头之一,更别说摆满房间四面墙上架子的瓶瓶罐罐,总之这个环境让你一下子想到了医院,而自己醒来的地方正是一个手术台上。

凯:老规矩,投点决定醒来顺序。

(1d10:格瑞=5,紫堂=3,卡米尔=8)

凯:很稳。

紫堂幻从手术台上醒来,你感到了违和感,这样陌生的房间从来不曾存在你的记忆中,就算是房间,也该是黑色的……你的记忆回笼,那是一片摇曳的海,海岸边上有一座黑色的教堂,这就是你的家。从你的阳台可以望见洒满阳光的波光粼粼的蓝色海面,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但所有的一切都被什么切断了,杀死你的人,正是让你感受到家与幸福的对象。

紫堂呆呆地躺了一会儿,一个声音从旁边叫醒了他。

“喂,回魂儿了。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紫堂幻转头去看,黑长发蓝眼睛,穿着可爱服饰的漂亮女孩正从上方俯下身来探究地看着他。

“啊……你、你是?”

“问别人之前,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啊。”

“我、我是……我叫紫堂幻。你是……?”

紫堂幻有些紧张,这个莫名有点强势的女孩给他一种无法反驳的感觉,这样瑟缩的行为让对方直起了身子,露出一脸的鄙夷:“我叫凯莉。”

紫:nc出现啦!!!

凯:(吓)

雷:……

卡:……

格:……

金:凯莉你不是主持人吗?怎么会在剧本里?

凯:这么激动吓我一跳,你打断了剧情知道吗。这个不是我的pc,这个是npc啊。

紫:咦?

凯:所以这个不是我哦,不要搞错了哦。

紫:……就算你这样说……

凯:放心吧,这个npc是友军,用来辅助你们的。

帕:原来如此,二重身吗。

凯:你别乱说,不是那么回事。

帕:实际还是两重身份吧?

凯:……你讨厌。

金:既然是帮助我们,那么就表示可以相信吧?

雷:你真这么觉得?

金:哎?

凯:你们不信我这团就没法跑了。

雷:信不信你由我自己判断。

凯:好的好的,所以不要再质疑了,给我接着跑团。

“啊……你好凯莉,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紫堂幻仅存的记忆里,除了名字与些许来历以外他想不起任何多一点记忆,唯有一点很清楚,可是自己醒来以后又不确定了。

“这里是超能研究所,至于你,当然是已经死了。”

“超能研究所!?”紫堂幻惊讶得坐起来,这个名字给你一种不详的感觉,内心既抵触、又想要探求清楚。

“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吓死人。”叫凯莉的少女后退了一点儿,伸手拍拍自己的胸口以示惊吓,然后指着你的后面两张手术台说,“不是你一个,那儿还有两个跟你一起来的呢,真希望能来个看懂局势的人,怎么就醒来个二愣子呢。”

紫堂依言回头去看,发现两张手术台上躺着跟你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人,你有些微的印象,但这熟悉感让你头痛,你暂时放弃了回想。

“你说死……可是我为什么醒过来了?你……你呢?”

见你终于反应过来,少女嘻笑一声,对你行了淑女礼:“我啊,跟你们一样啊。”

有人交谈的声音由远及近,格瑞意识还迷糊着。他正陷入噩梦中,只能旁观无法改变,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到底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而自己呢……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一直徘徊于战场,直到少女的声音在脑海响起:“你啊,当然是已经死了啊。”

没错,格瑞一瞬间全部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漂浮在空气里,为什么自己无法改变任何事物,因为这已经是既定事实,而自己,就死在那场战争的炮火中。不属于梦境的声音被捕捉到,促使他清醒过来。

凯莉笑容满面地看向紫堂幻身后,原来手术台上已经醒来了其中一个少年,此时正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人。

“你是说死而复生么。”冷清的声音接过话题,白发的少年已经从手术台上坐起,凯莉眯起眼睛审视着他,声音里透出一丝不易察觉地不满:“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白发少年非常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他沉默了一会说:“听见你说‘当然已经死了’的时候摆脱了梦境醒来的,说起来还要谢了,你的声音如果唱歌一定很好听。”

“啊、是、是吗……不用谢,大家都是同伴,你们能醒来而不是一直睡下去我也得说谢谢呢。”这样的夸奖使凯莉似乎有一瞬间显露了惊讶,但她立马移开眼神去看别处,嘴里说着谢谢,却连声音都有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凯莉……?”紫堂察觉她的不对劲,虽然少女每每毒舌都让人招架不住,可是这正是紫堂特别向往的光芒,他忍不住开始憧憬些什么,也开始担心对方的状态。

“总之我已经说清楚了,我们已经死亡,现在醒过来,只是因为别人的恶趣味而已。”凯莉并不接话而转身背对两人在桌上的电脑前操作着什么。

“……噢,天生丽质,选中我也是意料之中。”格瑞挑起一缕额前的长发,闪着星星说,“你们好,我叫格瑞。这位可爱的眼镜小哥,你呢?”

“……”紫堂僵住。他打量着白发少年,有些烦躁的情绪脱引而出。

这是怎么了?

凯:紫堂你怎么了?

紫:格瑞这个久违的演技……

格:……

金:出现了!格瑞的旧设!

嘉:这个格瑞我也不想接近。

凯:哈哈哈哈格瑞你对自己精湛演技引发的回馈有什么感想?

格:……

安:哎,我觉得挺好的呀!这个设定的格瑞说不定能做骑士呢。

雷:所以格瑞现在人称冰山王子,你只有恶心帅的称号。

安:什、什么恶心帅,我那是绅士!

雷:那我简直无法直视绅士这个词。

凯:言归正传,你们投一下对话判定。

(对话1d10:格瑞=4,紫堂=6)

凯:紫堂对格瑞的嫌恶-1,格瑞对紫堂的恋心不变。

紫:……

格:……

凯:居然没有人吐槽?

安:放过他们吧他们还是孩子(没眼看)。

凯:明明就是喜闻乐见w

金:哦——我也想跟大家试试恋心!

凯:金你想法不错,有前途啊!

嘉:我可不想跟渣渣玩恋心

凯:傲娇吧你

金:不要这样嘛,嘉德罗斯我们是好朋友啊!来,抱抱~

嘉:渣渣你离我远点!

凯:咔嚓(忍不住拍了张)

嘉:不许拍!

安:这是在带孩子……

格:……

雷:所以你们这是幼儿退行吗

嘉:那你把这个幼儿弄走啊!

凯:咳咳,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们继续。

“你不对我提问吗?”凯莉突然问格瑞,对方表现得有些不解:“你是指什么?”

“比如,生死,比如,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

格瑞一脸料定的表情:“我知道我已经死了,记忆里非常清楚。不过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所以我能问是谁复活了我吗。”

“你知道「苏醒计划」吗?整个世界就是被这个计划毁灭的。”

凯莉语气平淡地诉说着由这个计划衍生出的结局,她满脸都是嘲讽,背着身后电子屏幕发出的蓝光显得格外无情。而究其源头的文字从计划的诞生到毁灭,都令人不禁胆寒。

「苏醒计划」——一个由超能研究所带头,军部暗中支持的复活死人计划。战争需要源源不断的兵源,但是活人这种消耗品是无法满足要求的,于是他们开始研究怎样复活尸体,以便再次投放到战场。

最后的成就不提,在这之前,不知道多少实验成功了又或是失败,最后失败的实验品太多太多,再也无法控制,于是……

后面的文件被毁坏,已经无法看到内容,但这只是第一页,已经给予紫堂极大的冲击,明明没有经历过,却比刚醒来时更深刻——世界,真的已经毁灭了吗。这看起来很陌生,但毫无疑问是成功的,因为他自己,也许就是计划产物。

恐怕再也不能称自己为人类了吧。

时间没有给紫堂多余的机会思考,剩下的那个少年也醒来了。卡米尔沉醉在梦境里很久,梦中你抱着爱犬,跟随在另一人身后离开了黑暗的屋子走过长长的走廊,眼前是光明与温暖,再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你心底涌起的幸福感快满溢出来,甚至让你产生了质疑,这么幸福真的好吗?不会被惩罚吗?不知道为何心底幸福与恐惧交织。快一点,再快一点!如果不快点离开,身后的可怕存在就要追上了,到那时所有的幸福都会被破坏,快一点啊!

然后下一秒,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你无比信任的那个人,转身将你推入了身后的深渊。

遭到背叛的回忆促使你睁开眼睛,梦中的感情减弱,直至留下一个老旧印记,你清醒过来,一向的理智在看到围着自己的三个人时,习惯性地收集了他们的可见资料。

两男一女,三人间的距离不远不近,看来并没有小团体,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畏畏缩缩又透着担心,一个傲气有余更胸有成竹。三个人,看来并不是危险人物。于是卡米尔坐起身来打了个招呼:“我是卡米尔,我觉得我们可以认识一下。”

tbc

大纲一大堆,正文卡的要死……我真没有讲故事的天赋

【凹凸世界x永远的后日谈】末日的苏醒计划「参赛者们在玩后日谈」

*这个是一人实况……所有扮演和投点都是一个人……新人上路欢迎讨论规则_(:з」∠)_
*设定请戳头像,上一篇就是
*全员好朋友

★所有剧中剧的cp感都是游戏效果,心证就好,现实中大家好朋友不会写出cp,所以不会打cp标签,但是会预警一下剧中剧出现什么cp倾向。

☆游戏剧本的内容表现为普通文章形式,人物在基于扮演之外的对话会以剧本形式表现,即「人物:要说的话。」这种样式。

*本章剧中剧cp向为「安迷修与雷狮」不分攻受
那么走着✔




1.在室外苏醒
铅灰色的天空十分阴沉,脏乱的云看起来就像干枯的钢丝球翻滚着,身下所及之处都是沙子一样的触感,就算是应该潮湿到长了苔的腐烂岩石,此刻也是龟裂了大片。没有水,一滴水也没有,你睁开眼睛时,看见的便是这样既空旷、连空气都灼人的奇异景象。

凯:就是这样,我当主持人(nc),这是雷狮安迷修跟金的引入描写。
金:诶——我跟安大哥和雷狮一起吗?
紫堂:这样分组的用意是?
凯:让你们有更好的体验
格:……(绝对)
帕:……(不信)
凯:你们投点决定醒来的顺序吧。
(行为1d10:雷狮=4,安迷修=7,金=7)

雷狮看清周围的一瞬间,两段记忆突然涌入了你的脑海:怪物、诡异的嘶吼、异形肢体以及肉块蠕动着从四面八方将你围住,形态上也可以看出那早不是人类。所有的一切没了,都失去了,你回想起恐惧的同时,也记起了曾经给予自己安全感、握住自己手的骨节分明的宽阔手掌……可是最后、最后怎么样了呢?现在,你看着身边还未苏醒的“同伴”,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了。

雷:宝物不用起作用吗?
凯:宝物基本上只能有装饰作用吧,这个剧本里人偶只能靠记忆碎片和依恋保持稳定,就设定已经装备在身上就好。(所以描写也免了)
雷:那么我有哪些记忆碎片?
凯:只有引入描写的初始这两个,大家都一样的,扩展版记忆碎片会在剧情途中给予。所以你要做什么?
雷:这样的话,回忆之后,因为恐慌拉住身边人的手。
凯:真不像你啊,不过是正确的选择,不然就要狂气判定。那左边还是右边?
雷:右边。
凯:(扔了暗骰)右边是金。
金:那我可以醒来吗?
凯:你和安哥再投一次苏醒顺序。
(行为1d10:安迷修=1,金=1)
佩:你们俩怎么老丢一样的数字啊?
凯:可以可以,你们的求生欲很强。
安:呃……算同时?
凯:差不多吧。

左手被握住的金发少年慢悠悠地醒来,好似刚刚做了一场美梦,看不清面孔的人影朝自己展露微笑了,心底的开心、幸福、自豪……所有的美好情绪都如同活泼欢快的松鼠翻腾愉悦着,可是,对不起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心中有着一种深深的歉意,要道歉,必须道歉。诚然心脏并不会跳动,但这种感情却刻骨铭心,让你无论如何也忘不掉。
左手仍然被人握着,金坐了起来,确认眼前的这个人并不存在自己现有的记忆中。

凯:可以交谈,金想说什么?
金:emmm……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凯:那你们一起投掷1d10(一个十面骰子)。
(苏醒对话1d10:金=9,雷狮=4)
(小科普:6-10为“成功”,10以上为“大成功”,2-5为“失败”,1为“大失败”)
凯:金的对话判定成功,对雷狮的依恋「执着」狂气值减掉一点。雷狮判定失败对金的「独占」保持原样(初始3点,4点就发狂)。

对方并不说话,金觉得很奇怪,心直口快地关心道:“哎,你这是怎么了?”
雷狮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对象,这毫无理由,但他向来随心所欲,于是本来就皱眉沉默的雷狮看上去更加不想说话了,正在这时,躺在雷狮左边的“同伴”也睁开了眼睛。
安迷修觉得自己仿佛还没有醒来,深埋在记忆里的影像绞破了左胸的心脏般,这个世界就在你的眼前走向了毁灭,无论你如何挽救,甚至放弃了作为人类的尊严,也仍然不能拯救哪怕一个脆弱无辜的生命,「再次」死亡的你,最终的渴望一点点涌上占领了整个思维,想要……与什么人,再次交谈,心情如此跃动着。
安迷修转头望向身边的人,雷狮也正打量着他,两人对视,互相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热切,这一刻的清醒使得对话便顺理成章起来。
“啊……你好?在下安迷修。”
“我是雷狮。”

凯:安哥和雷总一起投一下1d10
(苏醒对话1d10:安迷修=7,雷狮=1)
帕:哇哦……老大,大失败耶。(笑)
卡:……大哥。
格:……
紫:……
嘉:开场发狂,果然是渣渣!(螺丝搞错了规则)
凯:……不愧是狂人(疯狂失败意味),我都惊呆了。
安:雷狮……真不想说……
雷:那就闭嘴。
安:你的骰运真是惨。
雷:……
凯:安哥对雷狮的「友情」减少一点,雷狂人,投个狂气判定呗?
帕:对话大失败不是要重投依恋表么?
凯:本来是这样,但他的骰运这么惨,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就投狂气好了,一半的几率没事。(flag)
(狂气1d10:雷狮=3)
凯:……其实是因为这里是特殊判定不在对话判定的规则里(哑口无言)……
众:……(静)
凯:(迅速)雷狮对安迷修执着+1,祝·发狂开心~
紫:这不就没意义了么?!
凯:有意义啊。
紫:什么意义?
凯:3在依恋表是「依存」,你觉得选哪个?
紫:……呃。
安:这大概就是天罚吧(笑)
雷:安迷修,你死定了。(选了狂气)

仅仅只说了一句话,对方暖棕的发丝、碧色的眼眸、温柔的眼尾以及微弯的唇,一切都让雷狮觉得无比顺眼,这个人像是劈入黑暗中的一道光,令人无限向往,想要跟他在一起,绝对不要离开他,雷狮的心中只剩下了这样的诉求。

凯:不要都不说话啊,描写完了,你们可以开始动了。
安:…………凯莉小姐,为什么这个描写这么……
卡:……
格:……
紫:……
帕:这么gay?
安:……呃。
凯:我有什么办法,他「执着」发狂了啊,就是这个反应嘛。反正如果选「依存」,也是会赖着你的,区别只不过在于强势还是哭唧唧而已。
帕:噗。
凯:现实版「一句定情」刚说了一句话就秒变stk,精彩精彩。
雷:(憋大招)……哼(狞笑)“安迷修是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了,不许你离开我,不管是天涯海角我都会一直跟着你,哼哼哼,一直跟着你。”
安:……(寒战)
众:哇哦。
凯:哇你这是独占宣言吧!雷总666虽然表情有点不对。安哥该你了。
安:……(发抖)雷狮你居然说的出这种话。
雷:怎么,比你的尬撩好多了。
安:……………………
凯:……安哥,你还要纠结多久?
安:抱、抱歉……咳,“雷狮……?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说?”这样可以吧……
凯:嗯,可以。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对吧。”雷狮紧紧地逮住着安迷修那双眼睛,略带压迫的气氛使后者不敢移开视线,一旁围观的金也不敢出声打岔。
“……”雷狮的爆言虽然让安迷修感到疑惑,但对方对自己的志在必得却不会让人厌恶,如果说,现在就可以拥有这样的友情,其实也不赖嘛,“好啊,当一辈子的挚友吧,雷狮。”
安迷修内心甚至有一点期待和雀跃,仅有的记忆中,你一直是独自一人,因为某些原因所有人都躲避着你,至少现在,不知为何死后复活的自己,能够拥有了一直渴望得到却遥不可及的东西。
“很好啊!大家都要当好朋友哦!我是金,来认识一下吧!”金见证了这段友✩情的诞生,很开心地挥起双手欢呼,雷狮根本没看他,安迷修伸手摸了摸金的头,同样是笑着说:“你好,金。跟我们一起行动吧,我会保护你的。”
“嗯!”金崇拜地看着安迷修。

凯:雷总,你对金是「独占」不是「嫌恶」,竟然看都不看一眼。
雷:执着发狂管不了其他的。
凯:……你赢了。
金:凯莉!凯莉!
凯:叫我NC。
金:哦,NC!
凯:金有什么要说?
金:可以引入一下现在的地图吗?我想去找格瑞了!
凯:你们这边还没完呢,调查完才能出去找其他人。
雷:我还以为只有你的恶趣味而已。
凯:太天真了,你怎么知道恶趣味不是剧情的铺垫?
雷:这算剧透吗?
凯:我可没承认什么。
雷:嘁。我要调查一下四周。
凯:以免你又大失败,这游戏真的要玩不下去了,给予修正+1吧。
(行为1d10+1:雷狮=10+1)
金:哦哦!
佩:突然的满点!
凯:竟然一下子从大失败跳到大成功,真是失敬失敬。
佩:真不愧是老大!
雷:(瞪)
帕:(拉住兴奋的佩利)安静看着就行。
凯:因为是大成功,给予一点奖励吧。

雷狮向外走了几步,又回头拉住安迷修的手将他拉的近一点,对方不明所以地跟着走了几步,雷狮却突然停下来,因为你发现——自己的脚踩在了一个神秘凸起的沙丘上。这个沙丘被踩塌下去,又抖动着反弹回来,雷狮警惕地收回脚,注视着那沙包里的东西钻出来并变得越来越大。
这是一丛有五米高的巨大植物,顶端开出的花苞散发着阵阵腐尸气息,荆棘藤蔓在这干燥的空气中疯狂挥舞着扬起大片沙砾,那朵花瓣中伸出的花蕊左右摇摆了一会儿,突然直直地朝你们的身位抽过来。

雷:奖励就是这个?
凯:没让你被捆绑play就是奖励了,怎么不满意?
雷:……
凯:雷狮安迷修进行躲避的判定。
雷:要选择往什么方向躲吗。
凯:不用,宣言部件「脚骨」然后投2d10就好。
安:为什么是两个骰子?
凯:规则书你们没仔细看吗?虽然一般用不上,但我规定特殊剧情行为的时候需要宣言部件进行判定(也就是房规),这种行为是要增加一个骰子的,不过只要有一个骰子成功就行。
安:原来如此,真方便啊。
凯:但是,如果两个骰子都失败并且有一个是大失败,那么宣言的部件就算废了。
安:…………这么可怕的吗。
金:为什么我不用投?
凯:你在后面,隔得远。
(躲避2d10宣言脚骨:安=7、4,雷=7、9)

凯:那么两人都成功躲过了花蕊的突然攻击。

成功躲过了好几发攻击后,雷狮越来越清晰的记忆嘶吼着钻入脑海,你甚至知道它的招式、以及会从什么角度攻过来,为什么?你是如何得知呢?
(雷狮得到一个记忆碎片,这个碎片只有雷狮知道,其他人看不到。)

62异形花
妳细细养育着从某个地方得到的奇妙嫩芽,在妳的培育之下,那个植物越发茁壮,长得比妳还要高大。然后某天,那个植物开始动了起来,把妳的亲人、朋友,任何在附近的人……一个个捕杀、吞噬。而妳,最后也被吃掉了吗?

“!!”
雷狮看上去满脸震惊,这是你的大哥在某个生日宴会上给你的东西,出于无聊你种了下去,不料会失控到这个地步。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就不得而知,但是,当初这个植物失控的时候,花了好大的代价才解决掉了,难道植物也会死而复生吗?
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血缘这个可笑的关系对你来说真是毫无意义。
“这、这个花好——大!”金在两人后方仰望着这朵巨大的黑蔷薇。
“……”沉默以对的雷狮对四周突然冒出的怪物集团毫无知觉。
“到底是怎……雷狮!”安迷修发现了那些敌人,可见雷狮呆立着一动不动,他收拢了翅膀极速地冲过去甩出尾骨上的肉鞭绞断了敌人伸出的利爪,但那些摇摇晃晃的异形并没有停止,仍旧继续前进着朝他们包围过来。

凯:把自己的角色卡都拿好,要战斗咯。
凯:我先说一下配置。场上五个集团「僵尸」,一个恶怖「异形花」。「僵尸」每五只为一个集团,战斗舞台分为五个区域:乐园、花园、炼狱、地狱、奈落,人偶们要配置在哪里?
安:在哪里都可以吗?
凯:只能在炼狱、花园、乐园三个地方选择而已。
雷:怪物配置在哪里?
凯:哎呀,这个你们可没有权限查看,不过基本上怪物是从奈落开始往炼狱配置的。
雷:嘁……我的技能当然还是在最前线炼狱了,你们俩就在花园吧。
安:技能吗,我看看……可以,「庇护」和「援护」范围都是0~1,你们不出范围我就可以替你们承伤。
雷:别碍手碍脚,我需要你庇护么?
安:雷狮你别任性了,这个游戏需要大家合作。
雷:你护着你身后那种小鸡仔就行了。
金:诶……我,我应该怎么办?
凯:别吵了,都是成年人羞不羞你们。金你是远程,可以稍远哦,不过介于你的「双枪」范围0~1所以推荐选择花园。
金:那我就花园吧!
安:所以我和金在花园,雷狮在炼狱。虽然这样说但我才是最前排啊……总觉得哪里不对。
凯:雷狮的技能不分敌我,你们还是避开好。
安:是倒是……(纠结)
雷:别管他,继续。

凯:那么公开完全胜利的条件——「破坏所有敌人」 只要破坏了所有敌人自动判定胜利。
一个业障——「在第2轮结束前完全胜利」
凯:仔细来说这场战斗不存在失败,初战嘛简单点,但是有完成度。关于业障,可以当做一个额外奖励,达成后增加「宠爱点」没有达成也不会影响胜利。
金:「宠爱点」是啥?
凯:格瑞没给你解释么?「宠爱点」是死灵法师给予人偶的强化手段,可以用于兑换技能、部件、更换依恋以及减少狂气值的东西,也就是货币之类的吧。
金:啊……啊,到底讲没讲我忘了哈哈哈哈。
凯:……(看格瑞)
格:……(远目)
雷:「第二轮以前」超过这种限制会发生什么?
凯:也许是怪物发狂,也许怪物会逃跑呀~
雷:怪物逃跑以后不也是胜利。
凯:这可不一定,完成度太低有可能会剧情杀,所以多多加油吧~以下是怪物信息。

总恶意16
僵尸:集团(1个5只,5个25只)
最大行动值8(一个集团2恶意,总共10恶意)
「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0)(舍余)2
「蹒跚」行动/3/自身 移动1
「拥聚」即时/3/0 移动妨碍1
他们只是毫无理智的尸体,即使会行走……

异形花:恶怖(1只)
恶意6 最大行动8
「攻击触手」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触肢」行动/3/自身 移动1
「伸缩触手」裁定/0/0 支援1或妨碍1
「多肉」伤害/1/自身 防御2
「捕缚触手」即时/1/0~1 移动妨碍1
「根肢」常时/无/自身 可以将“摔倒”“移动”无效化
「反射行动」常时/无/自身 最大行动+2
「花瓣x2」常时/无/无
无差别攻击所有会动的东西的肉食植物,不断挥舞触手极具威胁。

凯:战斗规则是,从两方的最大行动值开始计算数字,一个数字为一个刻度,自己的行动值与刻度相同时可以行动,但由npc方先行,战斗消耗之后行动值减去消耗值等待下一回与刻度相同时再次行动……
金:凯、凯莉,可以简单点吗……
凯:我这个已经很简单了,金你可真笨。
金:哎哟,规则太长我就打瞌睡嘛。
凯:唉……(头疼)看见这个战斗舞台表了吗?左上角有一个数字倒计时,场上只有你的行动值最大是11,所以每一轮从11开始倒数,到你的回合呢,你就攻击它们,但是相应的使用技能和部件是要消费的,从你的行动值上减去消费就是你的剩余行动值了,这时候你就待机,让别人行动,等到左上角那个倒计时跟你的剩余行动值一样了呢,你再行动,懂了吗?
金:……噢……噢,是这样呀。
凯:你真的懂了吗?
金:应该,大概……
嘉:渣渣,连我都懂了,你真是白长那么大。
金:我不擅长记规则嘛,那么长,反正战斗起来就会了啦!
凯:规则又还没完。
金:啊——?还有啊??
凯:在自己的刻度内可以自由使用技能和部件,基本上是使用时机为「行动」的种类,但有一些是可以随时使用的,也就是不在自己的回合内也可以产生效果:比如「即时」和「裁判」还有「伤害」,这三个类型作为你可以瞬间使用的技能或部件,在自身或同伴受到伤害时可以使用「伤害」类进行承伤或反击;敌人或同伴在使用骰子判定的时候可以使用「裁判」类技能或部件进行妨碍或支援;「即时」的技能可以在任何时候使用生生效,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在战斗中友好配合,逞英雄是很危险啦。
金:@-@(开始晕)
安:听见没恶党,要配合。
雷:噢?那骑士大人就努力来配合我吧。
安:……
凯:接下来,战斗开始。安哥雷总,你们还记得你们的依恋吗?
安/雷:啊?
凯: →_→某人发狂了吧。
雷:嘁。
凯:所以,请开始战前扮演。
金:???为、为什么?
凯:你看着就行。

“安……安迷…修……”雷狮在这四面楚歌的环境中无意识呼唤着此刻唯一执着的人,正与僵尸对峙的安迷修听见,立刻靠了过去。
“雷狮?你醒醒!”他摇晃着对方,勉强躲闪僵尸们的攻击。就在这一来一回中,你们三人渐渐接近了怪物包围的中心区域。
“啊!安大哥!我们被包围了啊!”金很惊慌。
“看来避免不了一场恶战……雷狮!你到底怎么了?”安迷修急着叫醒失神的好友,他转头对上了雷狮失焦的双眼,对方在他怀里僵直着身体,又在僵尸咬过来的一刻挣脱。
“不准……不准离开我身后!安迷修!”这样喊着,雷狮疯狂斩杀起僵尸,层层包围过来的敌人被灵活锋利的铁线绞成碎肉,血花喷洒,雷狮的失控让安迷修感到震惊。
“雷狮……到底怎么了?”被碎肉和鲜血染红的起舞者印入薄荷绿的镜湖,华美而又惊心动魄。

凯:安迷修对雷狮的依恋+1,友情3。
安:又……又加回来了!
雷:(笑)
凯:这扮演不错呀w大家都要学习哦~
众:……
卡:……(黑脸)
凯:那么战斗正式开始,「倒计时11」,场上地狱配置「恶怖」异形花,炼狱配置三只「集团」,花园配置两只「集团」,由金先行。
紫:等等等?不是说敌方最多到炼狱吗?
凯:基本是这样,可是刚刚的扮演里也说了,他们被包围了,所以就配置两只「集团」到花园。
雷:……
凯:哼哼,你以为我会给你集中打击的机会吗?
雷:那我可就谢谢你了。
凯:噫……(察觉)
安/金:???

「刻度11」
金:宣言「双枪」行动/3/0~1 射击伤害2+连击1次(连击伤害等同自身攻击伤害)
攻击花园僵尸2
1d10=6+1(枪神)=7(攻击成功) 连击1+1(枪神)=2(连击失败)
对花园僵尸2造成伤害2
被僵尸围上来的恐慌迫使金两手慌忙各开了一枪,他幸运地打穿了最近的两只僵尸的头,可是接下来的再次射击却因为紧张而射空了。
“啊,这么多?呜哇!”
(花园僵尸1=5只,僵尸2=3只)
金的剩余行动值8

「刻度10」
雷狮:宣言「割草机」 行动/3/0 白刃攻击3+连击2次
攻击炼狱僵尸1
1d10=4+1(疯狂加速)攻击失败
气势汹汹的攻击并未准确命中,也许是之前的发狂使得手中武器失了准头。
雷狮剩余行动值7

凯:骰娘爱你哟~
安:我来支援……
凯:那可不行,你们谁也不能支援他。
安:为什么??
凯:因为他的技能「刹那」效果是在他攻击时除他以外任何单位不能使用「即时」与「裁定」的动作。
安:………………
凯:避免了敌方妨碍的危险也杜绝了己方支援的可能呢~
雷:宣言「手腕」支援+1
1d10=2
雷狮剩余行动值6
众:……
凯:哎呀呀,自己也失败了。
佩:老大!要不要我上!
帕:别去插嘴老大的游戏。
雷:啧。
安:这可能真的是天罚。
雷:你给我滚去战斗。

安迷修想要上前支援雷狮,岂料对方却大声叫着“别碍事!”而拒绝了帮助。最后的机会也溜走了,而僵尸们还层层叠叠地挤做一团徘徊于四周逼近过来。
安迷修:宣言「肉鞭」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1d10=2
剩余行动值7
安:……
雷:哈,你自己不是一样。
凯:你们的骰运让我感动哭了。
金:……我有一种会灭的感觉╭(°A°`)╮
嘉:一群弱渣。
佩:不行让我上啊!
卡:佩利,别打扰大哥。
凯:围观人员请不要喧哗。

很在意,太过在意同伴的异常,导致自己的攻击也没能专心执行,通通落空。就在安迷修懊悔的时候,因为没能有效阻止的怪物近在眼前了。

刻度9落空

「刻度8」
炼狱僵尸1先行: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5÷10)(舍余)1
2d10=8、7
1+1=2点伤害 攻击雷狮
剩余行动值6

安:对雷狮宣言「庇护」代为承伤
凯:可以,投点吧。
1d10=4
安:……
雷:安迷修,你行不行啊?
凯:噗。
安: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今晚的运气被雷狮拉低了吗?
雷:你想打架吗?
凯:于是雷狮受到2点伤害:「内脏」「左脚」被破坏。接下来。

炼狱僵尸2: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5÷10)(舍余)1     攻击雷狮
1d10=4
剩余行动值6
也许是蹒跚着行走时互相绊了一跤,这群僵尸的攻击并未碰到雷狮的衣角,就在这时,第三群僵尸也近在眼前了。
炼狱僵尸3: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5÷10)(舍余)1    攻击雷狮
1d10=3
剩余行动值6
这群僵尸踩在前一团跌跌撞撞的僵尸脚上,也立刻乱作一团,雷狮极其轻松地闪避了这个攻击。
凯:这运气我该说什么好呢。
雷:别废话了,继续。

花园僵尸1: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0÷10)(舍余)1
2d10=9 、7
剩余行动6
1+1=2点伤害,攻击安迷修
安:宣言「钢铁皮肤」防御+2
凯:那你没有受到伤害。
花园僵尸2: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0÷10)(舍余)1   攻击金
1d10=5
剩余行动6

坚不可摧如同钢铁般的人造皮肤和背后巨大的肉翼轻松挡开僵尸的撕咬,另一边凑上来想要咬向金的三只僵尸也被安迷修推开的僵尸绊住了。来不及喘一口气,僵尸集团身后的巨大植物扭动着用触手攻击过来。
「恶怖」异形花:宣言「攻击触手」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攻击雷狮
1d10=3
剩余行动5

凯:看来大家的运气都不怎么样呢。
众:(盯……)

异形花挥动着它的几条触手,其中最粗壮的两条忽然锋利地挥下来,直指离着它最近的雷狮,但或许是之前的僵尸妨碍了它的视线,它愤怒地发出怒吼,触手也还是打偏。
“哦?冲着我来吗,看来你是还想再死一次。”
雷狮放出豪言,然而这话却让同伴们摸不着头脑。
“雷狮难道他认识这朵花哎?”金迷糊着提出疑问,安迷修也摇头表示不清楚。
“好吧不管了!总之有什么问题等会再问他就好了!”金再度把枪对上了僵尸的脑袋。
金:宣言「双枪」行动/3/0~1 射击2+连击1
1d10=7+1=8、5+1=6
剩余行动5
攻击「花园僵尸2」造成伤害2+2 「花园僵尸2」消灭。

凯:看金多稳啊,你们两个大人可要加油哦!
金:哎嘿嘿~这多不好意思……
雷:……(看凯莉)
嘉:你们在不快点解决我都要无聊死了。
凯:如果是大人是该有耐心的。
嘉:对我来说不需要。
凯:大boss一般来说都在压轴呀。
嘉:那就快点。

「刻度7」
安迷修:宣言「肉鞭」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1d10=7、7  造成伤害2+2
攻击花园僵尸1
剩余行动值4
(花园僵尸1=1只)

「刻度6」
炼狱僵尸先行
炼狱僵尸x3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5÷10)(舍余)1   攻击雷狮
3d10=5、2、3(攻击失败)
剩余行动4

雷:你是来卖萌的?
凯:谢谢我的骰运吧。
雷:切,谁稀罕。
凯:啧啧,最毒雷总心。
金:诶?你们在说啥?
凯:(河鳝的眼神)没什么,我就提前点蜡了。
金:???
安:(敏锐的感觉不对,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花园僵尸1宣言:「撕咬」行动/2/0肉搏1+连击(同区域僵尸数15÷10)(舍余)1    攻击金
1d10=3
剩余行动4

雷狮:宣言「割草机」 行动/3/0 白刃3+连击2
1d10+1=4+1
剩余行动3

雷:……
凯:……
安:这是什么诅咒吗?(疑惑)
金:呜啊,我第一次看见运气这么差的人。
紫:呃呜……总觉得跟我差不多倒霉了
凯:疯狂失败,是你了(斜眼)
雷:哼(算计一切的微笑)
佩:老大怎么了啊?平时的运气也不错啊
帕:总有运气差的时候吧(摊手)是不是啊卡米尔?
卡:大哥不会有事的
帕:呃,对,没错
嘉:磨磨唧唧的,骰运这么差,到时候被我一击打死可就没意思了
雷:那可就走着瞧了

「刻度5」
异形花:宣言「攻击触手」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攻击雷狮
1d10=4
剩余行动2

金:宣言「双枪」行动/3/0~1 射击2+连击1  攻击花园僵尸1
1d10+1=2+1
剩余2

金:呃……哈哈(尬)
凯:……非洲黑脸团
雷:自己也黑怪我们?
凯:丢脸团
安:……(尴尬)
金:怎么办啊凯莉,这样下去就要输了啊!
凯:你还知道怎么赢?
金:我问格瑞的啊!
凯:…………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
金:是啊,这可怎么办?这个游戏怎么这么难啊
凯:由于团太黑,所以为了不白费一晚上,你们都来试投吧。
紫:试投?
凯:每人投一百个数。
所有人:??!?
金:……1……100个数??不要啊!
凯:就算是要投100年也要投!给我投!
雷:这只是你的报复吧。
凯:对,所以投。

pl骰子中………………

(暂时结束……我的心好痛啊qwq疯狂失败qwq这团玩不下去了啊呜呜呜)

凹凸世界x永远的后日谈(角色卡设定)

自我妄想爆炸orz没人一起磕太寂寞了qwq

注意:
*后日谈简单解释一下就是:一个桌游,主持人(nc)和玩家(pl)根据「永远的后日谈」这个规则书面对面一起游玩的只用纸和笔记录进行的角色扮演游戏。
*语c严重,中二成分爆棚(因为是角色扮演游戏,会根据设定语c)
*普通人设定,大家都是好朋友

☆关于「永远的后日谈」:这个是有专门设定的。简单来解释就是「核战争过后,世界毁灭,人类灭亡,而把死去的人类“复活”的“死灵科技”兴盛,掌握了这项技术的存在被称为“死灵法师”(nc),而死灵法师因为在漫长的岁月里太过难熬,所以利用死人尸体制造“人偶”使她们苏醒,看她们在末日中挣扎、痛苦、疯狂以此仅供自己娱乐」。死灵法师当然也不算人类了。

☆emmmm……人偶卡真不好解释qwq大概说一下「依恋」:这个是人偶之间的感情这样子,也就是互相对别人处于什么感情中,因为人偶如果没有依恋对象就会崩坏,狂气值满也会发狂。

😂总之如果有人喜欢能跟我磕这个就是极好的
哦对了,「后日谈」官方设定人偶全是女孩子……所以规则书里复制的内容所有性别代称都是女字旁,但我这里的设定不是全员女孩子啦 →_→

😌😌😌😌
人偶卡(总之人偶卡就是金他们自己创建的角色啦,跟网游建号差不多吧)
(pc是玩家操控角色的意思,npc是系统角色的意思,这里指主持人“nc”操控的角色)

PC金:
宝物-饰品(戒指或者首飾之類的東西,閃閃發亮的漂亮飾品。或者對妳而言,是個無可取代的護身符……)也许是帽子之类的
暗示-人偶(妳並非靠著自己的意思前進,只是單純地被利用著。如果不曉得過去的情況,就連現在的腳步,到底出自誰的意志都無法確定。)
记忆碎片1-32道歉
妳傷害了一個很重要的人。雖然知道必須道歉,卻一句對不起也沒有說過。當妳意識到的時候,妳已經死了、而且死而復生。如果是那個人的話,一定也是這樣吧?必須要跟那個人道歉,一定要道歉!
记忆碎片2-08笑容
打從心底發出的笑容,是真正幸福的笑容。這樣的面容,在妳的腦海裡頭浮現。有著這樣笑容的人到底是誰呢?一定是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人吧!一定是自己的家人吧!要是鏡子裡頭的自己,能夠笑一笑的話,是該有多好呢?完全記不得是誰的笑臉,使妳日夜魂牽夢縈。
依恋:
(对格瑞)08保護-那個孩子很弱小,如果妳不去看著她、不去幫助她的話,讓她獨自一人,妳辦不到。發狂:過度保護「不可以離開!因為妳是我要保護的!」
(对凯莉)09憧憬-好想變得跟她一樣。那是妳所憧憬的對象,是自己想要成為的理想樣貌的那個人。發狂:贗作妄想「騙人!姊姊大人才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妳一定是假的吧!我才不會被妳騙到!」
(对紫堂)10信賴-妳與對方一心同體,是可以把妳的一切交給對方的存在。如果與那個人一同行動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好怕的。發狂:疑心暗鬼「……我過去的話,妳會從後面開槍吧。才不會讓妳得逞!」效果:除了妳以外的所有姊妹,最大行動值減少1。
(对雷狮)04執著-好想待在那個人的旁邊,不想離開。妳的容身之處就是在那個人的旁邊,不想離開、不會離開,直到永遠。發狂:跟蹤監視「我會一直看著妳的,嘿嘿嘿,一直看著妳……」效果:戰鬥開始與戰鬥結束時,對象對妳的依戀精神壓力點數各增加1點。(如果已經處在精神崩壞狀態,可以不用作此處理)
(对安迷修)09憧憬-好想變得跟她一樣。那是妳所憧憬的對象,是自己想要成為的理想樣貌的那個人。
(对卡米尔)09憧憬-好想變得跟她一樣。那是妳所憧憬的對象,是自己想要成為的理想樣貌的那個人。
战斗设定:
倾向:废品「半坏」每轮战斗结束与宝物破坏都不会增加狂气
职阶:镇魂枪手·掠食异端「死之手」「枪神」「背德的悦乐」
武装3变异0改造1+1
「功夫」行动值+1
「双枪」行动/3/0~1 射击2+连击1
「反器材步枪」行动/4/1~3 射击5
「肾上腺素」行动值+1
「钢丝卷筒」即时/3/0~2 移动任意目标1
行动11

PC格瑞:
宝物-01相片
還是人類時候的相片,是過去幸福所殘缺的一角。或許上頭映著的是妳的生前也不一定。
暗示-08反轉
現在的妳,與過去的妳,彷彿兩個不同的個體。一定要回想起真實的自己,這樣才能夠變回原本的樣子,或者與之分別。
记忆碎片1-91戰火
在戰爭之中逃亡、藏匿。四竄的槍彈還有哪裡的爆炸。逃亡的過程,一點實際的感受也沒有,輕飄飄的悵然若失。高速砸下的砲彈,就像漸漸靠近的小鳥一樣,妳朝著它伸出了手。
记忆碎片2-50槍聲
瞬間的爆裂音、傳出奇怪焦臭味的聲音。妳的胸口湧出一股熱流,接著轉身向後,然後妳……的記憶到這裡就中斷了。不過那樣的聲響,跟現在每天都會聽到的爆裂聲相當類似。
依恋:
(对金)04執著-好想待在那個人的旁邊,不想離開。妳的容身之處就是在那個人的旁邊,不想離開、不會離開,直到永遠。發狂:跟蹤監視「我會一直看著妳的,嘿嘿嘿,一直看著妳……」效果:戰鬥開始與戰鬥結束時,對象對妳的依戀精神壓力點數各增加1點。(如果已經處在精神崩壞狀態,可以不用作此處理)
(对凯莉)02獨占-對於對象抱有強烈的佔有慾。想要讓對方成為自己的東西,絕對不會讓給任何人。名為愛戀的邪惡慾望。發狂:獨占衝動「果然妳的眼睛,真的好漂亮。」效果:戰鬥開始與戰鬥結束,各別選擇損傷1個對象的部件。
(对紫堂)05戀心-只要想起那個人,心裡就充滿酸楚。不想被那個人討厭,請不要移開妳的視線,可是人家也好害羞……發狂:自傷行為「如果沒辦法讓那個人看上我的話,這樣的身體我也不需要……」效果:戰鬥開始與戰鬥結束時,各別選擇損傷1個自己的部件。
(对雷狮)08保護
(对安迷修)05戀心
(对卡米尔)03依存-對妳而言,那是不能沒有的存在。如果那個人不在的話,妳會無法承受。發狂:幼兒退行「別讓我一個人……不要這樣、好恐怖哦……」效果:妳的最大行動值減少2。

(格瑞……依恋真是世纪大翻车)

PC凯莉:
宝物-10可愛服飾
哪怕身體變得不再像是自己,這件服裝編織出來的可愛永遠不變。就連穿著的妳,都能獲得那顆永遠不變的心。
暗示-09希望
明明知道了個很不得了的情報。那是對於死靈法師乃至這個世界,都相當致命的秘密。如果不把這個記憶取回來的話……
碎片1-59人偶
可愛的人偶壞了,四肢都朝著奇怪的方向扭曲、斷裂。那是個令人悲傷的記憶。可是想想,現在的妳,不就是那個人偶嗎?(凯莉见到了金的死状,而不久后自己也成为了可悲的人偶)
碎片2-15歌
可能有著某些原因,妳的腦中記著一首歌曲。妳總是在無意之中輕聲哼唱著曲調,有時甚至還會換個小歌詞哼唱。儘管只是一首歌曲,對妳來說卻是無價的存在。
依恋:
(对金)07友情-在朋友當中,那個人是最重要的。如果是那個人的話,妳願意盡妳所能地,去幫助她,因為她是妳的摯友。發狂:共鳴依存「妳的腳沒了的呢?沒關係,我也拔掉我的腳吧!」效果:單元結束時,對象的損傷部件比妳還要多的時候,妳的部件損傷數,要增加到與對方相同。
(对格瑞)03依存
(对紫堂)04執著
(对雷狮)02獨占
(对安迷修)08保護
(对螺丝)04执着
(对卡米尔)01嫌惡-濃濃的惡意。理由什麼的隨便找一個都好,總之就是看對方怎樣都不順眼。發狂:敵對認識「那種東西,壞掉了最好啦!」效果:戰鬥中,沒有命中敵方的攻擊,全部都會擊中嫌惡的對象。(如果有在射程內的話)

PC紫堂幻:
宝物-02書(召唤书?)
又髒又破的古老書本,是妳讀過無數次的一本書。現在寫在上頭的,只是失去意義的一團文字。
暗示-10幸福
暖心的日常、有人愛著的喜悅還有美滿的時光。那個幸福的日子,哪怕只存在於心中,也想要找回來。
碎片1-73會動的屍體
妳在悼念著某個人的死。那個人就死在妳的面前,那是妳已經記不起來的一個人。可是、啊啊,那個人的屍體坐了起來,開始活動。正當妳想著死人復活的時候,那的人的雙手與牙齒朝妳襲了過來。
碎片2-90海岸
拍打岸際的海浪、白色的沙灘,以及無邊無際的廣闊大海,海面偶爾會有魚兒躍起。這是妳記憶中的大海。現在這樣的世界,應該還存在著同樣的大海吧?只不過那還會是記憶之中,那個充滿生命活力的海洋嗎
依恋:
(对金)02獨占
(对格瑞)01嫌惡
(对凯莉)09憧憬
(对雷狮)08保護
(对安迷修)08保護
(对卡米尔)01嫌惡

PC雷狮:
宝物-08飾品(也许是头巾,也许不是)
戒指或者首飾之類的東西,閃閃發亮的漂亮飾品。或者對妳而言,是個無可取代的護身符……
暗示-06喪失(妳曾經失去過什麼,就連現在也還在持續喪失著。這並不是性命或者記憶,而是更為……更為重要的什麼東西。
碎片1-84鬼怪
妳有著遭遇無以名狀之物的記憶。奇異的聲音、飄忽的鬼影、詭異的光芒。那個時候的恐懼,到了現在依然像是傳說故事一般,對著妳微笑。現在的妳,儼然成為過去的妳所恐懼的那個存在。
碎片2-62牽著手
妳的手跟誰牽在一起呢?那個人在妳的記憶之中模模糊糊的,不過只要握著那隻手,就會給妳帶來安全感。如果只是牽著小手,就能夠帶來安心的話,至少能夠牽牽現在在妳身邊的夥伴的手吧?哪怕是沒有溫度的手心,也能感受到溫暖。
依恋:
(对金)02獨占
(对格瑞)08保護
(对凯莉)09憧憬
(对紫堂)08保護
(对安迷修)04執著
(对卡米尔)08保護
战斗设定:
倾向:狂人「疯狂加速」有依恋发狂时攻击判定+1
职阶:送断死镰·特化「无限解体」「刹那」「灾祸」
武装2+1变异0改造2
链锯 行动/3/0 白刃2+切断(手臂)
带刺铁线 伤害/0/自身 白刃·肉搏+1(任意)
割草机 行动/3/0 白刃3+连击2(手臂)
钢筋铁骨 伤害/1/自身 防御+1切断无效(身躯)
反射神经 最大行动+1
行动10

PC安迷修:
宝物-07布偶(马)
可愛的布偶。可是在經歷過長久的戰亂之後,這個布偶已經……
暗示-07渴望
妳冀望著什麼非得到不可的東西,可是妳卻忘了。到底在追求著什麼,妳恨不得馬上回想起來。
碎片1-07孤立
週遭的每一個人,全都離妳離得遠遠的,對著妳指指點點竊笑著。妳不曉得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那些人又為什麼要這樣笑妳。妳只知道,那樣的眼神妳再也不想要看到。現在的夥伴們,誰也不會像那個樣子對待妳。
碎片2-00最終戰爭
這是在什麼樣的立場上來看的呢?妳有著做為人類最後的旁觀者知識的記憶。人類到底幹了什麼樣的蠢事,引起如此的慘劇,儘管迷濛……但是的確就是妳的記憶。
依恋:
(对金)08保護
(对格瑞)01嫌惡
(对凯莉)04執著
(对紫堂)08保護
(对雷狮)07友情
(对卡米尔)02獨占
战斗设定:
倾向:自律人偶「援护」
职阶:可爱少女·纷繁异怪「庇护」「肉盾」「歪极」可以额外取得一个三级变异部件
武装1变异3改造0+1
「功夫」行动值+1
「酸蚀」伤害/1/0~1 受伤时对伤害目标肉搏1
「尸藤」裁定/0/0 支援1妨碍1
「翼膜」伤害/0/自身 防御+2
「肉鞭」行动/3/0~1 肉搏2+连击1
「装甲皮肤」伤害/0/自身 防御+1
行动10

PC卡米尔:
宝物-06人偶(??)
可憐可愛的人偶。與現在的妳比起來,哪一邊才是壞掉的人偶呢?
暗示-01破局
最好還是不要回想起來的惡意、慘劇、背叛。可是為了了解現在的情況,除了這個之外,想不出別的……
碎片1-28愛犬
雖然不是人類,卻是妳重要的家庭成員。那個孩子的叫聲、喘息、舌頭、毛皮的觸感,還有牠的名字。無論哪個部份,全都在妳的心中、妳的手中殘留著。
碎片2-77幸福時刻
啊啊、好幸福!像這樣那麼幸福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呢?那是唯恐結束的幸福時光;並非夢境而是真真實實的幸福。是的,那是在妳的記憶中,彷若夢境一般的記憶。雖然都已經「過去」了。
依恋:
(对金)07友情
(对格瑞)03依存
(对凯莉)03依存
(对紫堂)07友情
(对雷狮)05戀心
(对安迷修)03依存
战斗设定:
倾向:参谋「作战」可以在战斗开始时查看敌方配置,并将一位队友设置在奈落以外的任意区域
职阶:热情舞女·可爱少女「调律」「机械装置」「不为所动」
武装1变异1改造2+1
「功夫」行动值+1
「心脏」行动值+1
「剪刀手」行动/2/0 肉搏1+切断
「尖刺」伤害/1/0~1 白刃·肉搏2
「机械铁手」裁判/1/0 支援或妨碍2
「分离接合」常时/无/自身 切断无效
行动值11

「职阶一览」
雷:狂人
安:自律人偶
卡:幕僚(参谋)
金:废品
格:自律人偶
紫:队长

ps:凯莉的卡已经确定为npc,但是模板用人偶的
ps2:😔除了格瑞和雷狮的「暗示」交换过,其他所有内容都是天选的……骰子随机投出来的,天意如此(骰娘太懂了,一场大戏啊)

我终于有一整个队的萨奇亚了qwq
能打能舔,过30体无鸭梨
幸福快乐
雨萨你下次一定要来啊qwq